繁中
EN

    污 痕
    循 環         複 式





So Romantic that It is the Universe

浪漫至宇宙


2019/錄像,文本,裝置物件


「每個人都有病,是能發瘋的那一種」

以人的「精神」作為作品的中心,再由「精神」向外延伸至宇宙,然而這個宇宙是1. 物理空間的太空?還是2. 內心世界?亦或是3. 瘋狂的想像?在田野調查的文本收集中,對於「精神」狀態的延伸皆通往不同的空間走去,無論是極度理性或是極度瘋狂。

浪漫一詞在「理性時代」(the Age of Reason)的十七世紀裡,被視為與「荒謬」、「誇大」等字意相近。然而,從「理性時代」到「感性時代」(the Age of Sensibility),浪漫一詞則與「寓言」、「夢境」、「創意」、「想像」有關聯性。在浪漫主義(Romanticism)文學中則出現「多餘人」、「孤獨者」、「世紀病」這三類的精神現象。以田野調查的文本作為基本架構,再藉由「浪漫」在不同時期的語境意義之轉變,《浪漫至宇宙》以「數學家」、「哲學/預言家」、「音樂家」這三個角色延伸出這個時代的基本精神形,對應上述三個不同的空間,發展出一部跳躍與錯亂的視覺影像。

在全息宇宙論(Holographic Universe Principle)中,外宇宙(空間)是內宇宙(大腦、精神)的幻覺投射,也就是說,我們所看見、所處的這一切是由我們的精神所建構出來的,一切來自於外部的宇宙訊息皆是從內而來。你即是我,我亦是你,在這個瘋狂的時代,真是好不浪漫。













藝術家簡介


王鼎曄

WANG Ding-Yeh

王鼎曄(b. 1978)生於臺北,2011年獲得德國德勒斯登高等藝術學院卓越藝術家文憑。擅長使用錄像裝置與繪畫,作品環繞於自身、社會與歷史記憶議題。深信透過創作能與外部社會連結或是對抗,並且同時能自我療癒。作品於臺灣、美國、以色列、法國、德國、日本、韓國、馬來西亞等國展出。










其他藝術家作品









©cityflipflop      

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  
台北市大安區建國南路一段177號